bolerobaby

Respect u like a lover.

一个伪文艺痴汉女的午夜独白

有一些事情,白天不会想,一到晚上,刷刷的涌上痴汉的脑。痴汉喜欢吃,喜欢睡,喜欢偷懒,所以痴汉越来越胖。痴汉白天爱笑,没心没肺,晚上会一个痴汉在惆怅。惆怅什么呢,作者不得而知。痴汉的情绪来得快,去得快。痴汉的脾气随着惰性也越来越随性。发不起脾气,也懒得再去调和周围的关系。

就是太懒了。

痴汉在朋友伤心的时候,不予以安慰。痴汉在朋友生气的时候,不予以安慰。知道你在伤心,也知道安慰没有用,所以何必作出多余的事情。痴汉一点儿都不矫情。

当然这是白天。

痴汉晚上,躲在被窝惆怅,躲在厕所惆怅,隔着个烂屏幕,委屈得要死。其实也不晓得惆怅个啥。大概是想不通明天吃什么早餐,午餐or晚餐。

痴汉大概唯一有动力去做的事就是手工艺了。痴汉所理解的手工艺,出奇的包括绘画。绘画,缝缝补补,二次元跳去四次元,十分的——精彩。

痴汉也有许多个曾经,该丢的,该扔的,基本清空完毕。还是那句话,隔着个烂屏幕,委屈得要死。

北京时间 凌晨零点五十九分。

写于四月30日

评论